您现在的位置: 工作要闻

吉林省委党史研究室组织专家踏查长白山老黑河罪证遗址 发表老黑河区域抗联红色遗迹认定意见

中共吉林省委党史研究室 日期:2020-11-13 15:08:08 阅读:1752次

自长白山老黑河遗址被发现以来,始终备受社会关注。尤其是《老黑河遗址考古发掘工作报告》中提及“与抗联活动有关”的结论,引起学术争论。为进一步研究吉林省红色资源,探明长白山老黑河区域抗联密营遗址遗迹,挖掘、考证相关史实,2020年11月10至12日,由中共吉林省委党史研究室主任穆占一带队,组织省内中共党史、沦陷史、考古、方志等10余位专家学者深入长白山腹地,对长白山老黑河遗址区域进行了实地踏查,并在长白山管委会二道白河召开了长白山老黑河区域红色遗址遗迹论证会。

中共吉林省委党史研究室组织省内专家

在长白山二道白河召开红色遗址遗迹论证会

 

专家组一行先后赴东岗会议遗址、转头山村水闸遗址、断头山(今转头山)小局所遗址考察,并在长白山森林腹地穿行10余公里,踏查了日伪用来掠夺长白山森林资源的火车路基及老黑河遗址等。

 

 

穆占一主任和专家们考察东岗会议遗址

 

在转头山村,专家组采访了当地村民张传明,了解老黑河遗址区域的历史和80多年前在转头山村与抗联活动有关的故事。

在当地民兵连长陈文序的引导下,专家组在密林中找到了被当地居民称为“小局所”的遗迹。现场的“小局所”已经被厚厚的落叶覆盖,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张福有带领专家们逐一查看残存的土墙,介绍遗迹的发现过程。大家交流相互交流,提出各自观点。

在前往老黑河遗址的途中,冰冻的林间小道开始解冻,泥泞湿滑的土路上不时有专家摔倒。大家相互搀扶,拄着木棍,坚持行进。其间,发现了修建铁轨的道钉、印有“松田工业”字样的玻璃瓶残片。残破的枕木随处可见,大量正在腐烂的木桩见证着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者当年的盗伐罪行。

中午时分,专家组来到老黑河遗址,查看了已经清理的两处地窨子遗址,实地考察了日伪修建的木材所、碉堡等日军侵华罪证遗址。

12日,专家组一行在长白山管委会二道白河召开长白山老黑河区域红色遗址遗迹论证会。会议由省委党史研究室主任穆占一主持。
 

中共吉林省委党史研究室主任穆占一主持会议并作总结讲话

 

会上,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文史研究馆馆员张福有,省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王宜田,省博物院原党委书记、研究员赵聆实,敦化市委党校原教授、省东北抗联研究会副会长张彦夫,通化市委党校原教授、通化市政协文史专员贾永洋,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研究室主任常京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配合基建考古部副主任、馆员孟庆旭,省委党史研究室研究一处处长高玮等分别依据档案、文献资料、考古工作报告等展开研讨,各抒己见。吉林大学博士生导师、吉林省中国共产党党史和文献研究会会长刘信君和吉林省著名文化学者、省文联副主席曹保明也通过手机微信,远程参与讨论。

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文史研究馆馆员张福有发言

会上,张福有指出,据史料记载,东北抗联曾袭击断头山地区日伪局所,且在东漫江地区、东岗地区建有密营。他认为老黑河遗址具备侵略与反侵略、掠夺与反掠夺双重性质,是复合型遗址。木材所、碉堡等遗址为日伪修建使用,是罪证遗址,而发现的地窨子等遗址应为抗联密营遗址,是红色遗址。

 

省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王宜田发言

 

王宜田从东北抗联第二军开辟南满游击区的史实出发,通过列举史料,证明了东北抗联第二军从1936年开始,在长白山、抚松、漫江一带进行抗日活动。他认为,长白山老黑河遗址区域(指当年抗联第一路军战斗过的区域,位于抚松、长白、临江交界地带)可以定性为东北抗联第一路军的游击区之一,同时也是东北抗联第二军在南满开辟的第一块游击区。

省博物院原党委书记、研究员赵聆实发言

赵聆实表示,《抚松县志》对老黑河东北抗联密营有明确记载,当时抚松境内建有58处抗联密营,其中包括老黑河、漫江沟等地。吉林师范大学历史系文化革命工作队于1958年调查采访的《抚松抗联历史调查资料》(待出版)中,也17次提到漫江地区的抗联活动,并提到1938年发生在漫江黑河岸的一次抗联同日伪的战斗。此外,据抚松当地的92岁见证人王成银回忆,抗联部队曾在漫江地区会师并进行过演出。综上说明,长白山老黑河遗址区域是抗联一军、二军的重要活动区、游击区,且存在抗联密营遗址群。老黑河遗址内发现的地窨子可定性为抗联密营遗址,在一段时间内也是抗联一种以密营为特殊形式的游击根据地。

敦化市委党校原教授、省东北抗联研究会副会长张彦夫发言

 

张彦夫表示,通过日方档案分析,在1937年前,老黑河遗址区域没有日伪军驻扎,后来日伪军在此驻扎,建设了日伪的军事设施。老黑河遗址区域内考古发掘的地窨子遗址可认定为东北抗联密营遗址。因此,可以说老黑河遗址是一个复合型的历史遗迹。

 

通化市委党校原教授、通化市政协文史专员贾永洋发言

 

贾永洋通过整理日伪报纸《盛京时报》,发现该报明确记载在漫江地区发生战斗11次,在抚松地区战斗93次。可以认定,抚松地区也是抗联游击的地区之一。

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研究室主任常京锁发言

 

常京锁指出,此次踏查可以认定老黑河遗址既是日军掠夺罪证遗址,又是红色遗址,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应当进一步深入调查研究,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红色教育基地,保护好、开发好、经营好。地方志也是专家学者查找获得珍贵史料的一个重要渠道,将对该遗址的进一步研究提供支持。

 

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配合基建考古部副主任、馆员孟庆旭发言
 
孟庆旭从考古的专业角度出发,指出通过发掘,可以确认老黑河遗址分为两部分,地窨子遗址要早于木材所、碉堡等遗址。关于老黑河遗址中的地窨子遗址,他表示其形制、选址等各方面与磐石红石砬子抗联密营的地窨子遗址非常相像。此外,经田野调查,在老黑河流域近100平方千米范围内又发现一定数量的此类型地窨子遗址。结合目前掌握的文献资料,可以认定这些地窨子遗址为抗联遗留下来的。

 

省委党史研究室研究一处处长高玮发言

 

高玮表示,抗联第二军1936年3月、5月相继召开的“迷魂阵会议”“东岗会议”实行分区作战,会后军部和三师向抚松、濛江、临江、长白一带开辟新游击区。史料记载,二军六师(三师)自1936年到1937年间,建立了包括漫江在内的30多个密营。《抚松县志》记载,“二军六师在老黑河建造了密营”。那么老黑河密营在哪?考古给出了依据,只有在这个地方有和红石砬子形制相近的地窨子。史料有了,范围划定了,能不能定位密营?如果与漫江游击区整体联系,那么这个地窨子我认为就是漫江密营群的一个点,并非孤立存在。《抚松县志》记载的老黑河密营就是考古发现的地窨子。

最后,穆占一主任做了会议总结。穆主任指出,此次实地踏查调研和召开论证会,凝聚了全省史学专家力量,联合攻关,集体作战,体现了实事求是、求真务实的精神。无论是踏查调研,还是研讨论证,大家都本着高度的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科学严谨,一丝不苟,取得了丰硕成果,为长白山管委会和池南区的红色文化旅游发展提供了基础研究成果,切实服务了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充分发挥了党史专家的社会价值。

针对下一步工作,穆主任强调:这项工作还要继续推动。一是要在今天会议的基础上,形成《关于长白山老黑河遗址区域抗联红色遗迹的认定意见》,给抗联遗址一个符合实际的科学定论,做到准确、到位、有分寸,有理有据。二是在今天会议的基础上,围绕省文物考古所对老黑河遗址考古报告中提出的“与抗联有密切关系”相关内容作进一步研究,形成一份更加详实的调研报告,作为此次会议结论的支撑和延伸,并以一定形式进行发布。三是联合相关部门,对老黑河区域相关问题专门立项,拿出更多高质量的研究成果。四是密切同媒体合作,让媒体宣传和党史研究同频共振,达到更好的效果。五是扩大踏查范围,根据专家建议,围绕临江、抚松、长白等各地抗战遗址遗迹开展考察认证,对红石砬子密营等存疑的、有价值的、有意义的研究课题,组织各方面专家集中攻关,不断把分散各地的抗联密营、战迹地考证清楚,得出科学结论。六是发扬不怕苦不怕累的抗联精神,做到史料研究与实地踏查相结合,把我省抗联研究工作做实做细,打破抗联研究碎片化局面,为推动14年抗战研究和东北抗联研究做出吉林省专家学者的贡献 

各位专家在认真讨论

 

专家组对此次活动给予高度评价。张福有表示,这次活动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做好考古和历史研究工作的一项重要工作。省委党史研究室精心组织安排这次考察活动,体现了“四个结合”:工作机关与专家学者相结合,研究文献与现场踏查相结合,会议讨论与会外交流相结合,线下与线上相结合。省委党史研究室和各方面专家充分体现了科学严谨、对历史高度负责的态度,不同观点相互交锋,不回避矛盾,不回避问题,最后达成共识,得到了科学的、符合实际的结论。赵聆实认为,此次活动非常成功,也非常必要。对遗址的考证,不能只是坐在书桌旁来搞研究,还要用脚来做学问,走到遗址的所在地,走进田野,从学术、史料、考古等各方面进行把握。各位专家通过实地踏查,对长白山老黑河遗址有了更加感性、更加直接、更加深刻的认识,依据文献档案、口述资料、考古工作报告,我们得出老黑河遗址区域的密营为红色遗址,是东北抗联密营的结论。这一结论是经得起检验的。
 

 论证会议后,专家组达成统一意见,并共同起草形成了《关于长白山老黑河遗址区域抗联红色遗迹的认定意见》。(意见全文附后


中共吉林省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吉ICP备17006923号-2号
联系电话:0431-88902746 传真 0431-88902746